欢迎光临上海明升花卉园艺有限公司

花木园艺绿化设计、施工、养护

植物租赁、 摆放,一站式服务


一年四季 养花时
2015-11-23
千库网_手绘玫瑰花_元素编号12154048.png

我喜欢花,却不善养花。住17楼阳光正好,偶尔会带回一盆花,置于阳台角落,积少成多,养花就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


儿子出生后不久,单位同事送来一盆蝴蝶兰,亭亭玉立,花正盛开,状如翩然欲飞的蝴蝶。是时窗外深雪飞舞,送到屋里,一室增色如春。可惜由于打理不善,很快就只剩下一个精美的陶瓷花盆,芦荟得以“鸠占鹊巢”。这种库拉索芦荟含丰富的胶质,据说有美容保健功效,长势迅猛,在周边快速生发新的小株,直至长成满满的一盆,甚为壮观。


吊兰则相反,根系肥厚交错,长叶丛生,花茎从中探出,长成匍匐茎后在顶端抽叶成簇,此时剪下一簇入土,很快就成新的一盆。暮春时分,我突然发现,花茎顶端开出了细小的白花,星星点点。看多了一贯葱绿的单调,偶然有了白花就显得惊艳起来。儿子学会蹒跚走路后,**摇摇晃晃地去揪吊兰的叶子,然后塞给我们。没人阻止他的这种破坏行为,因为吊兰抽发新叶的速度完全跟得上。


在磐安工作时,看到不少农家门前的石头缝里,长出数丛凤仙花,白黄、大红、粉紫杂糅,虽不像牡丹姚黄魏紫那样的雍容端庄,但安安静静、认真开放。唐代吴仁壁咏道:“香红嫩绿正开时,冷蝶饥蜂两不知。此际最宜何处看?朝阳初上碧梧枝。”村民说将凤仙花的花瓣叶子捣碎,拌上少许明矾,用树叶包在指甲上,第二天醒来,就能染上漂亮的红色,许多乡间女子都尝试过。我摘了几个,在10月种下,虽然不当季,但幼苗还是钻了出来,茁壮成长,开花结种,但未及种子真正成熟,就突然委顿死掉。大概是拗不过时令物候吧。不承想,今年春天,原来的花盆里,一株小苗破土而出,无意散落的种子蛰伏一冬,又长出一棵凤仙花来。


阳台上也有长寿花,刚开始我把它种在一个小花盆里。它蓬松生长,开出片片稠密的红花。小花盆让日渐增多的枝茎逐渐扭曲,等再移植时,已无法正常直立,于是我就做了大幅度的修剪,进行再次扦插。一星期过去,三株小的长寿花苗就初具模样。长寿花的叶子多肉质,如涂蜡样。其实我更喜欢它的另一个名字“伽蓝花”。


土壤是神奇的,不经意间会冒出你意想不到的东西,比如一丛野草,一株无名的小花,有次长出一株姑娘果来。这是北方田野里常见的草本植物,整株有短的柔毛,成熟时结出的浆果球形,外有包衣,呈灯笼状,因此又称锦灯笼或香泡。少时,每逢秋收季节,我常钻进玉米地里,寻这种姑娘果吃,一般来说黄色的果实香甜,不够熟的则酸涩无味。现在已有培育成大颗果实的姑娘果,作为价格颇贵的水果售卖。不过,我一直怀念那田野里的姑娘果。离开故土多年,能在自家阳台上见到,感觉如同他乡遇故人。


老舍说:“有喜有忧,有笑有泪,有花有果,有香有色。既须劳动,又长见识,这就是养花的乐趣。”前人亦留下养花的诗句,“天气养花红日暖”“春风蕴藉养花天”“抱瓮何时更养花”等。其中我最喜欢戴叔伦所写“养花分宿雨,剪叶补秋衣”的情形,奈何寄身都市、囿于条件,阳台养花也就成了可以感受四季流转的一扇窗。


暂无评论!
我要评论 只有购买过该商品的用户才能评论。
  • QQ咨询
  • 电话咨询
  • 13761125326
  • 13122830101
  • 13122730101